燥搖

与志同道合的他们分享音乐现场

树深时见鹿 溪午不闻钟

而最最让我痴迷的就是那么一种音乐,它可以是没有歌词的,甚至连人声、采样统统没有,却能够像一股烟一样轻易钻入你的脑子,恣意遨游。而你正在你自己所营造的诗一样的画面里如痴如醉。或许很久之后当你摘下耳机,望向窗棂,才发现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山,头上的夜空星斗漫天。                                                                                                                  —是浪味仙啊

      (人评价)
      表演者 :
      年份 :
      标签 :

      甜梅号是来自台湾的一个十分牛逼的POST ROCK乐队,在大陆听众不多,作品均为无填词纯音乐。

      他们在大量的去掉人声的“器乐”曲中构造中往往沉醉于起起落落间的节奏,其心如歌,在沉默中爆发,在低调中平衡,而这种灵魂深处的呜咽,让每一位聆听者能在脑海中勾勒出属于自己的画面。


      不会沉没的甜梅号

      作者:是浪味仙啊

      今天我有一点难过,因为甜梅号解散了。

      甜梅号,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他们是一支来自台湾的后摇乐队。

      第一次听甜梅号,大概是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快开学的时候,回忆里那几天是暗无天日的补作业的时光。因为政治作业一大片一大片向来只是抄答案,我就毫无负罪感地边听歌边抄,听到甜梅号时,笔一下就停了。

      我记得是《南方蝶道》那首曲子,简直把我迷得不分东西南北。前面旋律貌似很平静,只有电吉他拨弦三两声,但后面的狂风暴雨却早已暗暗埋伏。长笛声缓缓地悠扬升起,让人联想童年时候的夏夜,圆圆的月亮下面悠长的灰色小街道,四周街坊家院里的小厨房炉火正旺,饭铲子在锅里啪啦扒拉的翻动,小孩牵着大人的手,在路灯下面追着踩影子……

      IMG_1360

      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就像喝多了,断片了。哪道题?抄到哪行了?完全不记得。拾起笔,笔尖干涩地在卷纸上划下几道深深的印子。恍然好像觉得自己已经在桌子前坐了几天,看看表却只过了十分钟。十分钟,仅仅是甜梅号的一首歌的时间。

       

      就这样,听着《南方蝶道》,度过了高考前的日子。可能后摇最有魅力的地方,莫过于它们带给听者的联想。想象力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在一个人的想象里,一切皆有可能。你可能会说那些天马行空的怪点子都是昙花一现,就像蜉蝣一样须臾即逝,过于短暂和脆弱。而我认为,想象力则是人所能拥有最珍贵的财富。

       

      最有想象力的两类人,我认为一是诗人,二是音乐家。他们所用到的仅仅是最最质朴的载体:声音和文字。不像影视作品有绚丽的画面,像孔雀开屏一样在屏幕上为观众一一呈现。在默片时代,人们只需盯着屏幕走进剧中的世界,即使是现在有了台词的辅助,人们依旧不需要自己想太多就能“入戏”。而音乐不同,向一个水洼里的不同位置投掷石子,每一圈涟漪荡开的水波纹都不会一样。一段音乐放给不同的人听,每一个人脑海里所产生的画面也一定是千姿百态。

       

      而最最让我痴迷的就是那么一种音乐,它可以是没有歌词的,甚至连人声、采样统统没有,却能够像一股烟一样轻易钻入你的脑子,恣意遨游。而你正在你自己所营造的诗一样的画面里如痴如醉。或许很久之后当你摘下耳机,望向窗棂,才发现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山,头上的夜空星斗漫天。

      IMG_1359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南方蝶道》会听出城市化的味道。正像我前面说的,曲子前部分的平和悠扬让人不禁怀旧,而到了两分二十多秒时曲风忽然硬了起来,热烈的摇滚器乐扑面而来,让人躲闪不开,也根本来不及躲闪。不自觉的就感到城市化的车轮滚滚驶过,童年的村庄,小街低矮的围墙轰然倒塌,施工队长站在推土机上高声呐喊,全面建设现代化城市!小时候缓慢安逸的生活一去不返,老人们抱着同样年老的黄狗坐在拖拉机后面一言不发,晃晃悠悠的破车在土路上渐渐远去。几年后的这里,高楼林立,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再没有鸟语花香。远行人风尘仆仆回到故乡,纵横交错的马路迷失了他的方向,温热的风吹动了这个追影子少年额前的一缕白发。夕阳下一群大雁飞过,工厂的烟囱徐徐地吐着烟。

      写到这儿我忽然想到一年前在虾米的一张后摇精选集上看到了这么一段文字,当机立断收藏了下来:

      “朋友说你很喜欢北岛《白日梦》里的:风暴/我们是/迷失在航空港里的儿童/总想大哭一场

      于是在起风的晚上,骑上自行车或只是独行,沿长长的河堤,踏进岑寂的黑暗。

      你带上耳机,静静地播着后摇。你说,温柔的旋律敲起的片刻你总会在低头时回想起斑驳的往事,却又总在抬头时看见未来的光影。彼岸的灯火如潮将你的思考淹没。

      后摇总是能掀起人莫名其妙的感动吧,回想过去,遥望未来。在安静的夜里或是红茶相随的午后,让人落泪。”

      因为这一首歌,因为热爱,不知不觉就写下这些。阳光那么远,冷风这么近。甜梅号这艘后摇巨轮不会驶向终点,“甜梅号”这三个字也不会成为历史。在乐迷的心中,它永远都航行在那片广阔的蔚蓝海洋上。

      (遵循CC许可协议 摄影师:万能青年Tortoise,胡老师)